外卖骑手的生死时速:困在系统里,危险谁买单

2020-09-10 16:00 来源: 来源: admin666

外卖骑手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话题。

9月8日,《人物》杂志发布了一篇名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文章在社交媒体刷屏。

文章通过半年的调查,以数十位外卖骑手和相关行业人士的经历,展示了数百万外卖骑手在系统算法的驱使下,为了完成订单而奔走搏命的状态。

每一个骑手都要在安全和收入之间做出权衡。对于外卖骑手来说,用时越短,就跑单越多;准时率越高、满意率越高,就级别越高、收入越高……

来自美团公布的《2020年上半年骑手就业报告》显示,目前,美团的骑手总数达到295.2万人。而饿了么蜂鸟即配官网显示的骑手数量则为300万人。

这意味着,全国有至少600万外卖骑手,平台竞争加剧,商户盈利空间收窄,那么作为外卖生态圈中另一重要组成——外卖小哥的生存状态如何也值得被关注。

月薪万元不是梦  

2017年6月,高毕业后,赵亮(化名)决定跟着老乡从河南到北京打拼。

初次离开家乡,来到北京,何似乎并不胆怯,反而充满期待。因为在他来之前,老乡就已经帮他“规划”好了职业路径——去北京当外卖骑手。

外卖骑手没有高学历门槛,且没有过高的职业技能要求,正符合赵亮当前的职业诉求。

一个月后,赵亮正式成为一名美团外卖骑手。之后的半年时间,赵亮每天都穿行于北京后长村附近的大街小巷中。

“每天10:00--14:30是单量高峰期,也就是配送员接单的黄金时期。每到这个时候,就容易出现“爆单”情况,接单系统会一下子给配送员派送10单左右的订单,这时我们都高度紧张,害怕送不过来,如果再遇上堵车,那就更糟心了。”赵亮对牛刀财经说。

日复一日,赵亮的骑手生涯已经度过三年时间。据赵亮自己透露,这三年中自己总共休息不到三个月,即便在每月固定的两天休息日,赵亮依然决定出门送餐。

而支撑他如此努力的是,在赵亮心中,外卖骑手虽然相对辛苦,但只要自己肯吃苦,也能拿到和大多数白领差不多的薪酬。这一点,更是让赵亮对自己的未来充满期待。他平均每天配送单量在30单左右,底薪+提成,月收入在10000元左右。

在采访过程中,多位骑手也向牛刀财经表示每月收入8000——10000是正常现象。“除了第一个月因为不太熟悉路线,跑单较少,才拿5000元左右外,之后的几个月平均下来都能保持在8000元左右的。”赵亮透露。

不过,牛刀财经了解到,并非所有的外卖骑手都能拿到这么高的薪酬。相较于专送的团队骑手,众包的骑手整体收入会较少,而这一差距主要是因为众包骑手工作时长整体也不及团队骑手。

送餐时间限制上越来越严  

一个“快”字,可以说是外卖行业的立身之本,由此衍生的速度要求堪称苛刻。  

附着在送餐时间链条上的不确定因素和风险并不少,每个变量都影响着配送员的速度。“但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安全将餐品送达顾客手中,拿到这一单该拿的钱”,王磊表示。

谈及送餐超时扣钱的情况,赵亮透露,现在送餐平台在送餐时间限制上越来越严,从最初75分钟送达、降到45分钟,再到现在30分钟送达 ,每天都会出现超时配送被扣配送费的情况。“系统给我们预留了超时范围,超时分为普通超时和严重超时两种情况,普通超时不扣钱,严重超时扣掉2元钱。 ”

说道奖惩制度,据牛刀财经了解,这几家外卖平台的配送员采用全职和众包两种模式,平台对这两种模式的送餐员均设置有奖惩分明的规章制度,既保护送餐员的送餐利益,同时,也防范配送员配送过程中的不规范配送。

比如,配送员在送餐过程中会出现配送不到位的情况,牛刀财经登陆各家配送员管理平台发现,每家外卖公司都设置有处罚标准,其中,最严重的处罚措施是“拉黑”,拉黑的范围包括虚假接单、态度恶略、餐损不赔付、刷单、接单不配送、损害商家/客户利益等行为,一经发现,严重者永久拉黑,不能再通过该平台接单,轻者拉黑一周、半个月不等。

另外,送餐途中有太多不可预料情况出现,比如雨雪天气、交通拥堵、车子抛锚、商家出餐慢、顾客更换配送地址……这些都是配送员经常遇到的问题。

对此,外卖平台也推出了相应的补贴措施,比如天气补贴:均设有高温、雨天福利,在北京地区,午高峰降雨补贴最高8元/单,同时平台还会根据天气情况延长配送时间,考核更人性化。

对于送餐时自身安全问题的考虑,赵亮表示,磕磕碰碰是难免的,自己就曾出因为车速过快,着急送餐而出现过两次擦伤,所幸没有大碍。

“不过,如果受了伤,配送员可以向公司申请赔付,因为我们在接单平台上购买了保险,每天花费两块钱,只要当天跑单了就有保障”,赵亮对牛刀财经说。

牛刀财经查看了美团众包配送平台上的保险方案,分为:机动车保险(2.5元/天);非机动车保险(2元/天)两种,配送员自愿投保后,如果在配送过程中出现意外,平台会按照保障项目和保障限额进行赔付。

每天早上9:30分召集的早会,通常是各家外卖平台骑手们一天的开始。公司出了什么新政策,前一天送餐出现了什么问题,当天预计有什么特殊情况,都会在早会上听到。安全注意事项,站长总是一讲再讲,不怕耳朵起茧,就怕疏忽。

拍照者是公司派出的稽查员,他们有时装作路人甲,有时蹲守在餐馆,骑手也不知道啥时候被盯上了,稽查员目击配送员违规行为,立即拍照取证,发送给所属区域站点的站长。  

站长辨认出是谁,便打电话确认,如确实存在违规,需要签处罚书,罚金从当月工资里扣。

每一位配送员入职时,“不能闯红灯”就是铁律。“一天跑几十单,那么多着急的客户,完全遵守交通规则还真是需要很大定力。”赵亮告诉牛刀财经。

一名优秀的配送员,需要有对路线和各个环节有统筹能力;而管理岗位的调度和站长,则是在系统的辅助下,提高整个团队的统筹能力。

所以配送员看似入职门槛低,但要做好,也有诸多规则和窍门。在团队探讨中,大家最爱交流的还是“怎样送餐获得五星好评”、“一旦有延误如何安抚顾客”等实际问题。

不同的公司,对配送员都有服务类、操作类、态度类的规范,比如在态度类规范中,见到客户最起码要面带微笑。

在美团外卖,配送员每人初始有20分,违规被抓要扣分,扣完20分就得待岗了。  “比如再急也不能违反交通规则,闯红灯一次扣2分,骑车不戴安全帽,一次扣4分。”

赵亮称,罚得最厉害的是餐没送到就提前确认已送达,如果客户投诉,一次要扣骑配送员10分;扣上两次,直接不用干了。如果迟到,遇到客户不理解,也可能一天白干。

当然有些情况,配送员也很无奈。一些地点进不去,需要联系客户到门口取,可客户预留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短信也不回,甚至还有空号的,而规定送达的时限到了……

一旦配送员到达指定地点后发生联系不到客户、客户更改地址等情况,可以上传报备,这样的信息收集,对于下一次接单调度有参照价值。  

如何让配送员“慢”下来  

为了让外卖员更安全一点,政府部门与外卖平台也曾有过多方协商。

2019年5月,上海浦东为外卖快递“装号牌”——外卖快递员工作期间须统一穿着印有企业编码的安全反光马甲以便民警、电子监控设备识别。

对违法违规行为采用积分制,累积积分超过36分的骑手则会被外卖快递企业采取“下架”或者行业禁入(禁止登记注册或招聘为骑手)。

2019年6月,为整治外卖员、快递员闯红灯、抄近道、闯禁区等交通违法,上海公安交警部门与“饿了么”、“美团”公司率先试点建立了“一人一车一证一码”等12项交通管理机制,敦促企业落实安全主体责任。

此外,上海也在试点推行电动自行车“RFID电子号牌”,已实现对非机动车交通违法的“电子警察”执法及前端提醒功能。

实话实说,有效果,但不佳。根源或许在于,这些惩治力度太轻,并不能让外卖行业感到痛感。

作为普通劳动者,外卖员天然有权利享受安全稳定的工作环境,外卖平台也有责任和义务提供这样的环境,而非一边让外卖员再快点再多送几单,一边跟用户说您行行好别催了。

在整天研究怎样比同行送得快的同时,外卖平台也请别忘了保护好自己这些可爱的员工,好好研究研究怎样让外卖员安全准时地送达一餐。

推荐新闻